首页> 佛学知识

下辈子还要嫁给你(三)

  • 编辑:
  • 发表于2019-08-16 09:42:07   阅读次数:
  •   接下来的一个多月,我过的如同贵族一般富奢。我总挽着许勇的,如同一对热恋中的情侣,出入各种高级社交沙龙中。这一切都是那样的真实,我却依旧恍惚如梦。

      那晚我没有回家,丁宇并没有过多的追问。后来去了公司,同事才告诉我说丁宇电话都打到她们那里了。我知道丁宇已经明白我向他撒谎了。可是他为什么没有揭穿呢?不过我和许勇的关系很隐秘的,而那些高级社交活动又是丁宇难以涉足的。  可丁宇却比以前有了变化,回到家中只是写东西,如果我不问他什么他也免开金口。他的飘忽不定让我更心生厌烦,莫名的,两个人进入了冷战。  丁宇每日开始独自做饭,而我则和许勇在外面把日本料理法国大菜吃了个转。只是在一次回家时,凌乱的厨房和桌上的几根火腿肠,让我的心中忽然有了一丝愧疚。  这天,我和许勇在一家商场里闲逛。这里面都是一些高档时装,可以说是专为许勇这类人设的。我想自己应该不在这类人中,但原始的虚荣却满足了。  我漫不经心的浏览着两边衣架上价格高昂的服装时,许勇的脚步突然停了。我奇怪的望了他一眼,他却没有看我,只说道:“那个男人一直在看你。”  我顺势看去,身子一下子僵了,钉在了原地。  丁宇。我一阵慌乱。这种以他的能力买不了的东西的地方他从不涉足的。我做梦也没有想到他竟然会出现在眼前。  丁宇的眼神很复杂,仿佛有很多东西绞在一起。那眼神,没来由的让我心一痛。我抛开许勇,奔向丁宇:“丁宇,你听我说...”  丁宇转身跑开了。  我顿在那里,紧咬着下唇,望着他消失的方向,一动也不动。  许勇走过来,搂着我轻笑:“好了,别看了,我送你回家!”我斜了他一眼,心理恨他还能笑得出来。就在那一瞬,我生出了一丝疲倦和后悔。我没有回答,任由他把我送到家门口。  家中,丁宇正在狠命的吸着一支又一支香烟。灯光中,屋里弥漫着昏黄的呛人的烟雾。只一会时间,丁宇竟然憔悴得似乎有些苍老。  我凝视着那张从恋爱至今已有三年的熟悉的面孔,眼眶有些湿润了。  丁宇又狠吸了一口烟,掐灭了烟火:“小冉,既然回来了就早点睡吧。”  他的语气冷静的出乎我的意料。我涌起一股不安,问道:“你...你没有什么想问我的吗?”  他摇头露出一丝无奈而凄然的笑:“不用了,有些事,不知道比知道要好。”我咬了咬嘴唇,轻声道:“阿宇,我...”  丁宇摆了摆手打断了我的话,“小冉,别说了。我是真的不想听了。你和他的事,我其实早就知道了。”我顿时望着他,却看见嘴角那丝苦涩,:“别忘了,我的好多同学都混的比我好。我一直不相信他们说的,今天却亲眼看见。你和他在一起那种快乐的样子,我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过了。”  丁宇又点了一支烟,深吸了一口,声音有些哽咽:“小冉,我很愧疚。”  我哭了,原来,他并非心中没有想法。我说:“阿宇,我们重新开始吧,好吗?”  丁宇只吸着烟,冷冷的望着我,那苍白的面容令我不敢逼视。  他的沉默,给了我清晰的答复。

    \

    \

    本文链接:下辈子还要嫁给你(三)

    上一篇:专业问路

    下一篇:与人攀比是痛苦之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