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佛学新闻

《西方确指》侥幸做官得恶果

  • 编辑:
  • 发布时间:2019-08-16 09:49:06
  • 《西方确指》侥幸做官得恶果

    \

    或欲求官,问可得否?菩萨曰:“做官一事,你更莫想。你须知得,通经史之谓文,练韬略之谓武,膂力过人之谓勇,智能出众之谓才。汝自思量,有一于此否?若四中不具其一,要做官,不过图侥幸而已。要图侥幸,念头先已不正。一做了官,便去假威仗势,一味虐疲民而饱我腹,决不思为国为民做些好事。以至积恶日深,不知改悔,来世定作牛马驼骡,有力报人等畜。如目前兵戈战阵中一类畜生,皆夙世冒禄贪功,无一毫功德于天下之徒也。且报应之理,远近无期,或致祸于现世,或殃及于子孙。如目前一等罪犯囹圄,身受屠戮,继嗣不肖,或绝灭无传者是也。又损害良民而取其财货,谓之不仁不义之物。以之祀祖先,而祖先益愆。事神明,而神明加怒。供诸佛圣贤,必为之堕泪。奉仁人有道,反为之生惭。即罪恶不极,而冤结相酬,后世定作一类羊猪鸡犬,无力报人之畜,及世间一等贫穷下贱剧苦之人。又此图侥幸一辈,在官即做些好事,亦未免公中有私,善中有恶。罪福影响,不漏丝毫,贪有限之荣名,受累生之恶果。侥幸做官,溺心利欲,如上所谈,势所必至,可不畏哉!”

    请掀开文本第四十一页。请看第五十三段:侥幸做官得恶果。这段开示对我们现在这个时代都有很重要的启发意义。一般社会上,在人生的价值观上对做官都很神往,都希望有一官半职,有权力。一方面光宗耀祖,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权利还能带来很多的利益。所以现在考公务员可是非常跑火了:一二百万人去竞争考公务员。这反映了中国社会对权力的追求已经到了非常非常炽热的程度。八十年代的大学生对做公务员、做官还比较淡泊,甚至很多都是弃官不做,去做其他好乐的事情。仅仅就是二三十年,变化这么大:对坐机关、做公务员,都是几千人、几万人去竞争一个岗位。这说明我们价值观的倾斜。做官,中国历史上也强调“学而优则仕”。官员的官职设置也确实需要,做为一个国家——原来是皇帝,责任重大,任重就要靠大家共同来做,所以就设置各种类型的官位——就好像人身体的多少个器官——来共同地运作这个社会。选官——官员的选拔,原来都是要经过科举的方式,还有经过举孝廉的方式,当然也有继承的方式,总之要有一个道德和才能的结合。 那么一个人能不能做官也不是偶然的。有祖上的积德,也有自己的道德——这种福报,才有可能做得上官。在这一段里面,就有人也提出他想求官位,问菩萨:“我能不能求得到?”觉明妙行菩萨开示——直截了当说:“做官这件事情,你就不要打妄想了,没有你的份。”为什么呢?要知道:做官是要有资格的,这资格就是他有才能。这提出文、武、勇、才。文就是通达经史,经典、历史你通达,这就叫有文。然后你有韬略。韬略是六韬三略——古代兵书的名称。你能够对用兵的谋略练达,这就算你有武。然后你身上的力气、体力很大,力量过人这叫勇。你的智慧能力也出众,这叫才。你当官必须在四者当中具备一种。或者做文官,或者做武官,总得要具备一种,才可能有做官的资格。如果四种一个都不具备,而你就想要做官,那只不过是图侥幸而已。图侥幸,他就会想其他的办法:走门子,拉关系,甚至还会采取一些非常恶劣的行为。你想图侥幸去做官,这就表明:你命中没有官,但是你权利欲很大,想利用种种手段获得这个权位,你念头首先就不正。你念头不正,一旦你真的去做了官的话,那你做官的本分就会失去。 做官是什么本分呢?你上对上司——原来可能就是对皇帝——要忠心耿耿,对下要关爱老百姓的利益,造福社会。所以原来传统社会叫官都叫父母官。“父母官”是告诉你:对一切老百姓就像父母对待子女一样。那子女的利益、子女的要求——就是子女没有提出来,作为父母首先都会体会到,赶紧给他满足。所以父母官就要有一个父母的仁爱之心,这是做官要具备的基本道德素养。如果图侥幸得到这官,你就是带着功利的目的去弄这个权位的,好不容易弄到之后,你就会仗权势——假借这个权威来虐待民众,疲劳民众,来中饱自己的口袋,决定不会思惟着为国家为民众做些好事。 一谈到这个我们就会看到,确实有些官员在关键时刻为了保自己的官帽子,不顾老百姓的利益乃至于生命的安全。最近我们也看到些资料,就是五九年到六二年所谓三年自然灾害,中国饿死的人群里面——最近我看安徽有个高官叫张恺帆,原来做副省长的,他写了一个回忆录,三年当中安徽死了多少人?安徽死了五百万。这么惊人的数字,跟这些官员为了保官帽子有关。眼睁睁地看着多少村庄——一村庄一村庄的死亡,饿死不上报,粮仓不开,还“莺歌燕舞”,说形式一片大好。这是为什么?这完全就是对老百姓的生命像蚂蚁一样去看待,在那种左的风气之下,他怕讲了真实的情况自己官帽子没有了,为了保自己的官位就竟然这样去做。在同样的环境当中,浙江省只死了十四万一千人,而安徽省死了五百万人,这也跟官场的风气有关系。就在同样的政治环境当中,有的省的官员他就不一样啊!他一旦为了个人的利益,把老百姓作为他中饱自己财富的手段,他绝对不会为老百姓着想的。这种贪官、这种奸官,最后他的下场是很可悲的。就由于安徽省这个样子,所以省委的领导这个事情过去之后全都出局——全都下台了。全都下台只是他的花报,未来他的果报那一定是到三恶道里面去的。因为在你手上饿死的人太多了,这不能怪自然灾害,完全就是官员本身的问题,这是不能推卸责任的。 我们在《孟子》里面看(到)有这么一则事情:孟子当时做为齐国的上卿,有一年碰到饥荒的时候,他就到地方去考察,确实很多灾民,也有伤亡的情况,孟子就跟几个地方的官员——有五个官员——在讨论这个问题,五个里面就有四个认为没有责任:“因为上面齐王有政策下来,我们是根据上面的指令去做事的。”结果在碰到最后一个的时候,孟子就跟他谈一个什么问题?说:“你做官,比如说你接受了一个人的委托放牧一群羊,放牧一群羊的时候,那你作为受委托的肯定要把这群羊放牧好啊,使它生长健康。但是如果你放牧的时候突然碰到没有草了,或者种种原因这个羊吃的东西没有了,这个时候你应该怎么做?你是让这个羊饿死呢?还是把这个羊交给主人呢?”这官员说:“那应该是——既然没有草也没有其它的来源,就可以把羊交给主人了。”好,那就抓住这,孟子说:“那在饥荒的时候,齐国的国君任命你作地方官员,就等于交这个羊给你代理。当你的老百姓没有粮食吃的时候,要饿死的时候,你可以辞职呀!现在你没有辞职,没有把老百姓交给国君,你还继续在你的岗位上,而且没有作为,让这些老百姓都饿死了,你难道没有责任吗?”这个官员在这种情况下才说:“我知罪,我有罪。” 你看看,这是一个非常严峻的问题,现在在我们中国有多少官员有这种责任感?在你当省长或者当市长、当县长的时候饿死了那么多人,你没有责任吗?你可以辞职啊!你不辞职,没有采取任何的行为,只是保你的官位,那肯定就有罪!它是有罪的问题。做官不是好做的,没有慈悲心,没有担当的责任感,没有为生民立命的心,你怎么能做官?如果把这个官位做为自己牟取财富的工具,搜刮民脂民膏,进行权力寻租,这种恶积得越来越深,而且不改悔,那问题很严重,来世一定会做牛,做马,做骆驼,做驴子。古人有句话叫“一世为官,九世为牛”。你侵吞了不应该、不是属于你命中有的财富,那你以后一定要变畜生去偿还的——多生多劫去还。你看在战场上,有驱赶到战场上的一些畜生,像马呀,牛哇,都是前世曾经做官,贪这个官位——得到不义之财,而且没有一丝的政绩,没有一丝的功劳给老百姓的这些人。菩萨是五眼圆明,都看到这些畜生它上一辈子是什么身份。这个报应之理是很明显的,现世有遭受国法惩处的花报,来世有下三恶道的果报,以及给子孙后代都积累了无边的灾殃。 但是现在很多官员就是被判刑了,他都不知改悔。我好像是去年看一则报道,说四川有一个专门关那些贪官的地方,条件还挺好,但是那些贪官在里面没有一个有忏悔意识的,他是觉得:自己只是倒霉了,被发现了。还说:“比我贪更多的,他们都还在外面,为什么要关我啊?”都是些这样的人!现在就是“哀莫大于心死”——到这个程度。原来在我们金融系统都有个贪官,贪的数额非常大,以亿为单位。他也是高学历,在国外留洋回来,还拿了个洋博士,然后回来做官,侵吞了很多财富。结果关到监狱里面去,你看他竟然厚颜无耻到什么程度?他跟政府还谈条件,说:“你们放我出去,我能够给国家赚多少多少钱回来。”然后在监狱里面还所谓搞科研,翻译这个翻译那个。有时候看到这些,我们都觉得:中国教育的失败到这个程度!犯罪到这个程度他没有一点羞耻感,没有一点忏悔的意识,一点都不认罪:这就是我们教育巨大的失败。 这些贪官被关到牢狱里面,如果贪得多就会遭受国法的审判——死刑。自己判死刑,然后他们的后代也都一定是没有出息的,乃至于断种——没有传承子孙的:都是这些贪官最后的结局。最近我看那个中组部部长在中央党校给那些高官们讲课,他讲来讲去还是讲到:“根据我几十年的经验看,那些贪官子孙都不好,那些正直的官员子孙都很发达,所以劝大家还是要洁身自好。”他说来说去还是说到中国传统,还是说因果的问题。你在官位上损害老百姓的利益,掠夺不应该掠夺的财富,这就是不义之财、不仁之物。尤其有些官员都跟些商家、企业联合起来,作为一个新的利益群体跟老百姓争利。这个都是有果报的,虽然现在他很滋润,可以得很多钱。现在这些官员真的是需要进行因果的教育,有因果的教育他就不敢。现在他问题:就说人死灯灭,就这一辈子,不捞白不捞,所以他就猛厉地进行权力寻租。这就是贪污腐化屡禁不绝的土壤和颠倒知见的问题。 这些贪官把贪来的不义之财祭祀自己的祖先,他的祖先都会因他的罪恶被牵连;把这些不干净的财来买祭祀之物侍奉祭祀神明,神明都要发怒,要瞋恨;用这些不义之财来供养诸佛圣贤,诸佛圣贤都要为他这样的财掉眼泪。确实有些贪官贪了很多钱之后就觉得害怕,又想消消灾,就把这些钱捐到寺院,修点寺院做点什么……那这个行为能够消他的罪恶吗?诸佛圣贤为他这样罪恶的钱掉眼泪;如果把这个钱去供养那些有道德的、有仁爱精神的人,有道德的人接到他这种钱都为之生惭愧心,不敢要,脸红。 这就是贪官的下场:这些贪官最终他伤害的也都是自己。贪得很多钱,这个钱又不敢存银行,想法设法就存到海外,存到海外又把自己的家人全都转到海外去。现在有个说法叫“裸体官员”嘛,就是一个人在这里做官,等到风声不好他自己“吱溜”一下就开溜了——逃到海外去了,这叫裸体官员。但是他贪了那么多钱到海外,买点别墅买点什么……你说又有什么意义呢?因为他已经做了亏心事啊!所以最终这是很愚痴的做法。那么在官位上即便罪恶不到十分的程度,但是由于官场上为了利益勾心斗角,拉帮结派,相互结怨仇,他后世也一定要有冤冤相报的。或者报成一个羊啊,猪哇,鸡呀,犬啦——没有力量报人的这些畜生,以及下一辈子成为很贫穷、很下贱、遭受种种恶运的人。这就是贪官的下场,就是侥幸做官的人。 好,还有一批靠不正当的手段获得一点官位,在这个官位上即便他也为老百姓做了一点点好事,但是这个好事里面未免有假公济私。公事里面夹杂着自己的私心,善里面有他的恶业。你做的些好事有福报,但是做的这个公中有私的恶业,它的罪报也是不能逃脱的。这就是贪图有限的一点世间的官名,得到累生多生多劫的恶果。这就是那些侥幸做官的人,他存心就是在利益上,在欲望上。利欲熏心的这个官员一定是要造恶业的,造恶业一定是有报应的。所以上面所谈的:他下辈子做有力量的畜生来报,或者没有力量的畜生来冤冤相报。这在他业力的因果上是决定不虚的。我们看那个纪晓岚的笔记——《阅微堂笔记》,纪晓岚《阅微堂笔记》都是来自真人真事,说他有个同事被派阴差,结果到阴间发现地狱里面很多都是做官的。尤其是做官的旁边有几种人:秘书、他的家亲眷属——就是没有官位但是利用了有官位的来牟取私利的人,那地狱的人更多。这个人一到地狱看到这种情况,赶紧写信给他一个侄子——在县衙门干事,叫他不要到县衙门做事,赶紧出来,离开这个行业。那你看,现在官场的风气不正,升官都得要跑关系,要送东西。不送,你就上不去,在这样的一个环境当中有几个不造业的?他的工资会有多少?他能送出去多少?所以做官不好做啊——也没有自由,也没有多少的作为的空间。然后呢,在这样的一个官场上他太累。这些都是很畏惧的事情,很多人只是看到当官的风光,他不知道当官的难处,不知道当官的后果。所以这一段开示对于现在那些很热衷于官位的人,要反复去读一读。一定先要有自知之明,如果没有通经史之文,没有通军事韬略之武,没有力量过人之勇,没有智能出众之才,你就不要去打妄想了,老老实实地你就谋一份职业自食其力。其实一个人不一定得要做官。做官不应该是自己求的。说实在话,做官是你的福德、智慧到那个份上,人家能够推举你为好,而且对官位不要贪恋。古人很多做官的很潇洒:有机会出去做官,就是利益众生、服务社会的一种方式;如果这个因缘尽了,我就可以退下来做我感兴趣的事情。进可以做官,退可以做自己感兴趣的事情,不一定非要做官不可。现在人上了这个轨道上:非要做不可,而且非要越当越大不可。但是你越当越大,这里面就是个金字塔,你当个处长是好当,你当个局长试试看,你当个部长看看,你当个部长再往上升——越来越少的人了,那求不得苦哦!为了这个官位,有时候他残忍的心上来还要派职业杀手,把这个政敌干掉来扫清道路。人人都像“拱猪”一样一定要向上拱,这一辈子活得累不累?而在你“拱”的过程当中,你说假话,用心机,甚至不惜到杀人的程度,你说说这个业造得有多大?现在搞得这个官本位到什么程度?广东一个六岁的小男孩——幼儿园的孩子,人家问他:“你大了以后想干什么?”他说:“我大了以后想做贪官。”连一个小孩子都说他的理想要做贪官!“为什么要做贪官?”“贪官东西多。”你看看,你不能怪小孩子纯洁的心灵,这是社会给他一种负面的灌输。现在没有哪个国家像中国这么多人喜欢做官,热衷做官的。所以这些告诉你:没有做官的命,还是老老实实、安分守己地做一份谋生的职业,然后积功累德,能够完善自己今生的生命为好!

    \

    ——2009年冬季佛七大安法师讲于东林寺

    本文链接:《西方确指》侥幸做官得恶果

    上一篇:下决心去改正,习惯后就不难了

    下一篇:三种人虽念佛,但不得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