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佛学新闻

多罗睺施变成须陀罗扇

  • 编辑:
  • 发布时间:2019-11-11 09:45:09
  • 多罗睺施变成须陀罗扇

      多罗睺施变成须陀罗扇

      很久很久以前,南瞻部洲有个国王,名叫摩诃赊仇利。他的王国疆土辽阔,国力强盛,统率着五百个小国。国王有五百位妃子,却没有一个为他生下儿子。国王想:我眼看着一年老似一年,却没有一个可以继承王位的儿子。万一我去世了,手下的这些王公大臣互不服气,就会兴兵作乱,残害百姓,看来国家非大乱不可!唉!为什么我的命这么苦啊!心里就像针扎刀割、汤煮火燎似地难受。

      天帝释知道摩诃赊仇利王的苦恼之后,从天宫降到人世,化身成一个医生,来到王宫。医生问国王:看大王满面愁容,不知大王有什么烦恼之事?请说出来我也许可为大王分担一二。

      国王便把自己年事已高,尚无子嗣的事讲了。

      医生说:您不必担忧,我可为大王到雪山采集仙药,夫人们服了我的药之后,就会怀孕的。

      国王听了很高兴地说:若能如你所言,那就太好了。

      于是医生就到雪山采来各种草药,担回王宫后,用牛奶将草药煎好,送给国王的嫔妃们服用。

      其他夫人都服用了这种药汁,只有正妃夫人,嫌草药有股腥臭味,不肯喝,再说,她根本不相信喝了草药就能怀孕。

      那位医生后来就返回天宫。

      过了不久,夫人们果然个个都怀孕了。

      正妃知道此一情况后,十分后悔,连忙问道:上次的草药还有没有剩余的?

      左右宫女回答道:早已喝完了。

      正妃想了想,又问:那药草还有没有?

      左右宫女跑去找,幸好,还有一些剩余的草药堆在库房角落,只是早已枯萎。宫女们连忙用牛奶如法炮制,煎成药汁,送给正妃夫人。

      正妃夫人这时也顾不得药汁的腥臭味了,咕嘟咕嘟地将一大碗药汁全喝完了。几天之后,便觉腹中有异,也怀孕了。

      十月期满,先喝了药汁的嫔妃们,先后临盆,每个人生的都是男孩,长得相貌端正,一个比一个漂亮。

      摩诃赊仇利王看看这个儿子,再看看那个儿子,高兴得手舞足蹈,嘴都合不拢了,心想:正妃夫人一定也会生个漂亮的男孩吧!

      又过了些日子,正妃夫人也临盆了,果然生下一个男孩,只是相貌珍丑,说他是个人,还不如说他是只猴子。

      国王和正妃都很不高兴,给他起了个名字,叫多罗睺施,意为丑八怪,交给保姆抚养,连看都不想多看一眼。

      日月如梭,孩子们都长大了。

      摩诃赊仇利王给每个孩子们都成了家,只有多罗睺施还打光棍。

      摩诃赊仇利王有个仇人,统治着邻国,经常兴兵来犯。

      有一次,他又带领大军前来侵扰、摩诃赊仇利王因自己年事已高,便让儿子们带兵抵抗。

      由于父母兄长,谁都瞧不起多罗睺施,所以没有带他去。

      谁知敌兵强盛,摩诃赊仇利王的军队被打败了,逃回首都,敌军一直进逼到城下。

      多罗睺施听到这个消息,急忙找到诸位兄长,问道:你们为什么败退?为什么这么害怕?

      哥哥们说:我们打了败仗,敌军追过来了,所以败退。

      多罗睺施忿仇地说:敌军竟然如此欺负我们,难道我们就无人可以抗敌吗?把天寺中供养着的我们祖先的那张弓敢来,我去对付他们。

      摩诃赊仇利王的祖先是转轮圣王,曾经统治过四天下一切国家。他留下一张巨弓,没有人能扛得动,更不用说拉弓射箭了,所以一直供养在城内的天寺中。

      兄长们听多罗睺施说要拿了这张弓去抵御强敌,心中暗暗可笑,便派了几个身强力壮的汉子,将弓扛来,交给多罗睺施。

      谁知多罗睺施拿起弓来,两腿右蹬左弓,左手拿住弓,右手抓住弓弦,轻轻一拉,就把弓拉满了。右手一放,弦声如雷,弹弓的声音一直传到四十里外。

      兄长们大吃一惊,便同意他出城作战。

      多罗睺施不带一兵一卒,单人独骑、提弓拿刀地出了城。到了敌营前面,他拿出一只海螺,鸣鸣地吹起来,那海螺声犹如青天霹雳,像大海怒涛般排山倒海而来。

      敌军听到海螺的声音,连胆子都哧破了,个个弃刀曳旗,落荒而逃。

      多罗睺施眼看敌人都逃光了,便返回城里。

      摩诃赊仇利王见多罗睺施竟然有这么大的神力与本领,不禁喜出望外,从此对待他与其他儿子没有两样,并开始设法为他娶妻。

      附近有一个国家,国王名叫律师跋蹉。他有一个女儿,年方至笄,容貌艳丽,远近闻名。

      摩诃赊仇利王便派遣使者前去求亲。

      律师跋蹉王随即派遣使者前来相看女婿。

    \

      摩诃赊仇利王生怕律师跋蹉王,曾因多罗睺施相貌丑陋而不允婚事,便唤过多罗睺施的一个哥哥指给来使者看,假说这就是多罗睺施,是为这个孩子求亲。

      使者回去禀告后,律师跋蹉王当即答应这门亲事。

      摩诃赊仇利王听到回报,十分高兴,唯恐夜长梦多,马上派遣使臣带领车马仪仗,将公主迎娶回国。

      摩诃赊仇利王特意嘱咐多罗睺施,白天千万不可与公主见面,等天黑之后才能回房,而且千万不能让公主看到相貌。

    \

      从此多罗睺施每天直到天色漆黑,对面不辨人影时,才回房睡觉,早晨不等天明就起身走了,并且从来不准在房内,摆设灯具。

      结婚多时,公主因此始终没见过多罗睺施的真面目。

      有一天,公主与妯娌们一起在花园游玩,大家谈着谈着,各自夸耀起自己的丈夫来,个个都说自己的丈夫,品德如何高尚、相貌如何出众、本领如何高强,争论不休。

      公主也夸耀起多罗睺施道:我的丈夫,身体强壮、力大无比,皮肤细软滑润,非常可爱。

      妯娌们听了,不禁哄堂大笑说:你有什么资格在这儿夸丈夫?你的丈夫长得像只猿猴,如果你白天看见他,一定会吓死!

      公主听了这话,又羞又怒地想:本来以为我的丈夫,与他的哥哥们相貌差不多,但听妯娌们的口气,原来我的丈夫长得像只猿猴。要说妯娌们说得不对,那他为什么总是摸黑来、摸黑走,从来不在我面前露面?公主想来想去,觉得其中必有蹊跷,下决心一定要揭穿这个谜。

      当天晚上,公主偷偷地将一盏灯藏在房内隐蔽处,等到多罗睺施呼呼熟睡之后,她轻手轻脚地爬起来,悄悄地点上灯,持灯到床前一看,只见床上躺着一怪物,尖嘴猴腮、狭额突唇,三分像人、七分像鬼,吓得她扔下灯具,便向外跑。

      公主越想越伤心、越想越害怕、越想越恼怒,便叫醒侍女,连夜备马驾车,返回娘家。

      第二天一早天还没亮,多罗睺施就像往常一样醒了。正要起床,忽然发觉身旁空了,公主不在,急忙派人四处找寻,才知道公主已不告而别,回娘家去了。

      多罗睺施十分难过、茶饭无心,整天失魂落魄的,不知怎么辨。最后,他下定决心,扛起巨弓,拿上海螺,到律师跋蹉王的国中,准备把公主带回去。但是到了律师跋蹉国之后,人生地疏,举目无亲,怎样才能找到公主呢?只好暂时先寄居在一家人家中。

      再说律师跋蹉王的公主,艳丽绝世,名扬四海。听说她已返回娘家,附近六个国家的国王,都想娶她为妻,纷纷带兵前来,逼迫律师跋蹉王把女儿嫁给自己。这些国王兵临城下,天天前来吵嚷,相互间又为究竟由谁娶公主而争吵不休,闹得国家鸡犬不宁。

      律师跋蹉王气愤极了,心想:不把女儿嫁给他们嘛,自己国力有限,抵御不了这些强敌。把女儿嫁给他们吧,该嫁给哪一个呢?无论嫁给哪一个,必然得罪另外五个想来想去,想得脑袋都发胀了,仍无计可施。只好下令召集群臣,共同商讨如何退敌。

      大臣们你看我、我看你,个个呆若木鸡,一声不吭。半晌,有个大臣畏畏缩缩地说:实在没办法的话,我倒有一个办法,只是请大王先饶恕我,我才敢说。

      律师跋蹉王说:你大胆讲吧!讲出来大家商议。

      大臣说:我想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把公主分成六份,每个国王各给一份,只有这样,他们才会退兵,国家才得安宁。

      旁边一个大臣说:这怎么可以呢?真是胡说八道!我有一个办法,请大王立即出榜招贤,就说有能击退敌军的,无论是谁,就把公主许配给他,还分封半个国家。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我想一定有人出来为大王排忧解难的。

      律师跋蹉王考虑再三,也只有这么一个办法了,便下令立即张榜招贤。

      多罗睺施得知后,马上揭下招贤榜,他左手持弓、右手拿螺,来到城外,对着敌营大声吹起海螺,拉起强弓。刹那间,只见狂风怒卷、浪涛澎湃、天昏地黑、飞砂走石。

      六国的将士吓得趴在地上,个个动都不敢动。

      多罗睺施从从容容地闯进六国军营,把六国的国王全都杀死,把六国的军队全都降伏,然后提着国王们的脑袋回到城里。

      律师跋蹉王听说多罗睺施就是摩诃赊仇利王的儿子、公主的丈夫,已经杀死六国国王,收编六国军队,高兴极了,立即将女儿,归还多罗睺施,并推举他为大王,统领被征服的六国及自己的国家。

      多罗睺施成为七国之王后,便与公主一起带领大军,浩浩荡荡地返回家乡。

      摩诃赊仇利王听说儿子得胜归来,便带领人马出城迎接。

      看到多罗睺施兵强马壮,军威极盛,他十分高兴,便主动让位,劝他即位当国王。

      但多罗睺施拒绝了父亲的要求,他说:现在父亲还健在,理应由父亲在位,治理国家。

      回到宫中后,多罗睺施责问公主道:我们是夫妻,你为什么半夜扔下我,不辞而别?

      公主说:你长得实在太难看了。那天夜里一见你的相貌,我吓坏了,不敢相信你是个人,还以为是妖怪呢!所以连夜赶回国。

      多罗睺施听公主这么说,便对着镜子照了又照,觉得自己果然长得不像个人样,倒像只猴子,不禁长叹一声,扔下镜子走出房外。

      多罗睺施来到城外的一座树林中,越想越难过,不明白为什么哥哥们个个相貌端正,自己却如此丑陋,心想:难怪公主要跑回娘家,我这副相貌,连我自己看了也讨厌,她这么一个花容月貌的美人,怎么会甘心与我一起生活呢?我还不如自杀算了,免得耽误她的终身。想着便要自杀。

      天帝释察觉此事,急忙从天宫降下,阻止他。

      多罗睺施向天帝释诉说自己的苦恼,天帝释便赠他一颗宝珠,安慰他说:你只要把这颗宝珠戴到头上,就会变得和我一样端正威严。

      多罗睺施喜出望外,连忙将宝珠戴到头顶上,临水一照,只见水中有个美男子对着自己笑。

      多罗睺施回到宫中,正要取弓出去游玩,正好碰上公主回房。

      公主见一个不相识的青年要拿自己丈夫的宝弓,急忙制止道:你别动宝弓!否则,我丈夫回来后会对你不客气的。

      多罗睺施说:我就是你丈夫啊!

      公主生气地叫道:我丈夫长得难看极了,你长得这么端正,怎么敢说是我的丈夫,如此戏弄我?

      多罗睺施便摘下头顶上的宝珠,一下子便恢复原来的相貌。

      公主见这个年轻美貌的男子,果真是自己的丈夫,又惊又喜,忙问:这是怎么回事?

      多罗睺施便将天帝释赠珠的来龙去脉,叙述了一遍,夫妻两人都称谢不已。

      从此,他们互敬互让,恩爱异常,再也没有人叫多罗睺施这个名字,人人称他须陀罗扇,意即美男子。

    本文链接:多罗睺施变成须陀罗扇

    上一篇:复制得好,不如多动动脑

    下一篇:多吃深色蔬菜 可抗眼睛衰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