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佛学知识

圆瑛法师传记:僧教

  • 编辑:
  • 发布时间:2019-11-11 09:48:26
  • 圆瑛大师在天童寺、天宁寺寄禅、冶开二老座下听教时,慧根独具,用心颇深,深得二老垂顾;更兼发心参学,经论渐通,在名师教导下,宗下功夫已有基础。大师后来更苦心精研教义,宵衣旰食,深谙佛理。参学过程中再听通智、祖印、谛闲、道阶诸师讲演台贤教义,对《法华》、《楞严》等经旨造诣日深。

    (法华经卷)

    大师自幼通读儒家,养成了好学勤问的求学态度,并终身坚持不辍。自入空门以来,更是对佛学教义,如痴如醉,发心钻研,遍访名师,悉心求教,渐成近代通宗通教之大师。

    圆瑛大师曾于“一吼堂”讲经之时,略述“一吼”之由来,并追忆恩师寄禅长老,思恩师教化之恩,忆往昔求学之路。以身垂范,号召僧众发心参佛,勤习佛法,明心见性,化渡苍生。

    大师对于佛学典籍格外关注,鼎力刊印经文佛法,并积极宣扬近代大德著述。圆瑛大师襄助徐蔚如居士编印《印光法师文钞》并于一九一八年十二月得以出版,印老之名由斯大著,通过圆瑛大师刊印经本而归心念佛者日多。

    民国八年(1919),自清末以来的连年战乱,致使时人攀权附势者如过江之鲫,扶危济困者却凤毛麟角。圆瑛大师承恩师寄禅大师“我虽学佛未忘世”之心,热衷公益,扶危济困。战乱多年倾扎,江南遍地鳏寡孤独,犹以孤儿为甚。大师每念及此,心急如焚。

    当年一月,圆瑛大师闻听白衣寺方丈安心头陀和尚欲筹建孤儿院,大师以此事利国利民拯救苍生,遂亲往白衣寺,多次相商孤儿院事宜。后受安心头陀和尚之请,大师广为募化。时国事渐转,百废待兴,此时平地起高楼,其中艰辛可想而知。然大师事无巨细,修习弘法之余,多方辗转募化,凭大师一片冰心玉成此事,更籍大师盛名远布,消息一经传开,诸方护法赢粮接踵而来,孤儿院经费材料相关事宜,竟一夕得具。太虚大师、安心头陀和尚亦鼎力襄赞,孤儿院事终得圆满。

    (安心头陀和尚右一)

    因对孤儿院有劳苦之功,大师与太虚大师先任院董,后公推圆瑛大师为孤儿院院长。时江南民生多艰,大师思虑再三,认为乱世续命,须得立身之技,遂决心将孤儿院立旨为工读并重,教养兼施。该院在大师的擘划之下,延请僧侣教儿童以文化知识,遍访匠人授学子以一技之长。生逢乱世,能有此温馨港湾,恰如苦海明灯,孤儿院在圆瑛大师的护佑和谋划下,渐成气候,成绩卓著,名播江浙。佛教兴办慈善事业,此举于当时全国而言,孤峰突出。各地寺庙纷纷效仿,从宁波一地传播至全国上下,诸位大师千秋之功真正为国为民。

    继孤儿院之后,大师致力于僧教事业之心不减。时事唯艰,生民苟活,虽能苟全性命,而多不得教化。一九一九年四月大师于宁波接待讲寺创办佛教讲习所。亲自总揽,纲目并举,以“养成布教人材,宣扬佛法,化导人心”为宗旨,讲义法门,启信解而策修证,命名为佛教讲习所。希冀借讲习所的举办,能够培养弘法人材,化导人心向善,破除世间尔虞我诈。

    佛教讲习所自成立后,宁波佛学风气为之一震。讲习所僧侣在圆瑛大师倡导下,投身公益创办孤寡扶助机构,参习佛学倡导行善积德,严谨修持以身为范,多项举措得到社会和宗教界大加赞赏。

    \

    圆瑛大师诗词积韵深厚,参佛之余,醉心文墨,文笔之交遍及海内。大师当年于《觉社丛书》(中华佛教协会学刊,太虚法师任主编)第二期,发表《涛音禅院和古德如纳禅师题壁韵》。

    一枕俯江流,闻中得正修,

    涛音亡动静,云梦付沉浮。

    月色寒侵榻,岚光晓满楼,

    归帆向何处,遥指古明州。

    此诗文笔清丽,气象不凡,深得时人推崇。圆瑛大师、太虚大师与众名士居士筹办的“木樨香社”在诗文圈内亦名声渐起。此诗刊发后,大师文名更盛,往来求题字唱和者堵塞门厅。更有贾人,籍大师书法章句牟利,屡禁不止,大师无奈暂时息笔,市面却因洛阳纸贵,大师往昔作品竟一涨数倍,令人哭笑不得。

    大师一生,胸襟广阔,菩萨心肠。结识挚友无算,皆终生为友,时人以与大师相交为荣。大师待人以诚,无论萍水之缘抑或金兰之义,大师皆视之如一。

    一九一九年九月,歧昌法师示寂,大师痛彻心扉。九月十三日,大师撰《歧昌退居之祭文》亲往至祭。祭文真切,如今读来仍令人动容。

    现录如下,以飨读者:

    唯民国八年,岁次己未,九月己酉朔,越十三日辛酉,乃迎龛之辰也。弟宏燦洎法眷大众等,谨备斋筵香茗烛帛之仪,致祭于本寺退隐歧昌莲公法兄老和尚之灵龛前曰:明州郁郁,甬方洋洋,古称佛地,法化弥彰。我兄应迹,慧日辉煌,童真入道,戒定芬芳。入报恩室,心印舒光,得正知见,解行翼张。慈悲作室,智慧为粮,方便普济,宏愿难量。佛教秋晚,波旬逞狂,与吃暗黎,协力赞襄。悍劳忍苦,降魔伏怨,兴学卫教,济物有方。利生念切,普驾慈航,何期一旦,哲人云亡。神栖安养,托莲花乡。法幢顿折,缁索感伤,法门今后,孰为金汤,兴念及此,涕泪成行,慈云西返,虔爇瓣香。

    伏维尚飨

    \

    本文链接:圆瑛法师传记:僧教

    上一篇:垃圾车定律

    下一篇:坏掉的西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