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佛学知识

与准提佛母的一段话

  • 编辑:
  • 发布时间:2019-08-16 09:47:10
  • 旁白:初看此文,似感觉是纯粹想像写出的文章,但看到后来你就会明白,作者写的是在首愚法师准提法会时真实观想出准提佛母时的身心体会!让人感到非常震憾!


    “准提佛母,我像一个无助的孩子来到您面前,充满了世俗的无知与剪不断的烦恼,这些我已背负了多少世。我的愿力是如此的诚恳,愿从此束缚中解脱,但我自认没有这个能力,因为我缺乏推动这股力量的最后信心。”

    “今早,我来到您面前,就是要把这个我完全交出来给您。准提佛母,不要认为这对我是一件容易的事。当一个医生、学者,在这几年里,我早已把自己浸在自我欺骗中,认为这些成就与声誉已使我变成更完整、更好的一个人。只在三年前,当我刚开始走上修行的这条路,我对任何人只要不是很现实、很实际、很积极、很成功,我都会看不起的。心灵上的追求对我没有一点意义,更不要说有人会和您对谈,我大概会认为他是个疯子。在不久前,连我的静坐都是有目地的,为了开悟。这就是我一生至今记忆中所认识的自我。在自我圈子中打转,把每件事都设定目标,要很客观的达成。所以,准提佛母,今天我把这个自我交出,请您不要轻看它。”

    \

    “只有现在我才了解,这个自我是怎么形成的。它在妄想中成长,在无数的轮回中不断的扩大,使我们离您越来越远。只有现在我才明白,做一个人,我的成长太少了,只因为有了这个‘自我’。这个‘我’必须要放掉。我终于了解,只有将自己回归至尘埃,才没有地方再跌落,迫使我与此无我合一,也只有此时,我才能了解如何无条件地爱着每个人、每件事。这是我这一生最重要的课程。如何给与完整的爱,没有一点的私欲,没有一丝的执着。喔!准提佛母,我终于明白了这无条件的爱,只有父母亲爱顾孩子们才可以了解的,是这宇宙里,所有力量(中)最强的力量,唯有它可以移动一座山,克服任何的困难,打开并改变一个人的心,但,无条件的爱只有在无我之下才能产生,我因此带着一份比生命力量更强的愿力来到您面前,把这自我全部放下,完完全全的交给你心。”

    \

    “准提佛母,我记得那天,早上八点钟坐下已完全忘了我四周的环境。我发愿,绝对不睁开我的眼睛,不受任何的影响,直到能握住您在我手中,直到能和您合并为一。或许因为我太绝望了,也或是因为我的愿力,我很快的就浸在一片光中。一片无尽的光,只有温暖与安祥。我感觉我没有了身体,只有一片光。准提咒的每一个字,每一击的鼓声,都像咒语般的活了起来。这个咒语拥抱着我,使我没有地方可走,也没有地方可逃,我清清楚楚的看着我的意识与每个字、每击鼓声结合。我的意识像水晶般的清彻,我的能知与这咒语合并了起来。我只有知道而没有感觉,没有任何的思考。我就是这个意识,这个意识就是我。好有趣,这中间怎么没有任何分别。好几次我在唱颂这准提咒中冻结,我无法继续下去,不论如何的努力。我看着自己融入这准提咒中,而我的意识顺着这咒语流着流着,流到无尽处,更超越了无尽处。没有尽头,也没有任何束缚。我记得突然间自问‘可又是谁缚了你?’,然后就在这时,一股强烈的‘放下’如暖流般地流过我身体,接着一个直觉的问答‘是的,是的,没有人缚着我,我们是被我们自己创造出来的自我观念所缚,我们是被这‘自我’所缚,让这自我离开,一切将回归源头。’”

    “但,准提佛母,我们总归还只是一个人,还是有人类所必须经历的‘痛’。在连续坐满两个小时后,我已开始在腿上及后背感受到了。这个痛是如此的难受让我已无法全心专注在您的身上。不知道是超人类的力量或最可能是因您的恩赐,我重新拾起了对您的愿力,含着眼泪想着:‘这就是痛楚,是生命的烦恼,这让所有众生经历了走不完的生生死死。让这痛溶化了我的心,让它使我充满了慈悲,让我挑起这宇宙所有的痛苦与烦恼。我一个人是可以承担的’我然后看着自己拿起一把长剑,看着您,准提佛母我砍断了我的二条腿,一直到大腿处,捧着这两条腿,我屈服在您面前,双手举起,我向您诉说‘准提佛母,我将我最宝贵的生命送给了您,请接受我这二条腿以示我牺牲的决心,我要达到解脱最终目标的决定,以及我要和您合一的决心,准提佛母,我决不会让任何事阻碍了我的前进。’”

    “不知道是因为我的诚恳,或更可能是您的赐与,我感觉到一阵电击打中了我,如此强烈地把我撕得粉碎,使我无法呼吸,这段时间像永恒般的长。痛,不见了。在一瞬间,我一生的经历重现眼前,所做的每一件错事,每一件罪行,讲错的每一句话,对别人所造成的每一痛苦,都重现我前,如此的清楚,好似就在此时重新发生。我看到了我的母亲,这么多年来还在昏迷中的母亲,她以圣母像出现,耶稣的母亲,她降临我身,与我合一。这一切使我充满了泪水,泪水从我眼眶里,止不住的涌出,好似我从来没有这般的哭过。我感觉我的心在翻腾,把我的血液每一滚都绞干了。我静静的向她祈祷,我在世间的母亲,希望她一切安好,希望她平平安安地离开。然后,我看到了南老师,圣严法师,仁俊法师,首愚法师,接着一代代的祖师们,从释迦牟尼佛,到各法师们,到所有的圣人们,他们一一的和我合并为一。我的眼泪在半空中冻结,我感受到了无限的喜悦与安祥。然后,我看到了您,准提佛母,千万佛之母,如在太阳下的清楚。您的十八只手,每只手我了解了代表着每一位皈依者所追求的不同道路,您慢慢的走向我,在最崇高、最喜悦的状况下,您与我合而为一。”

    “我了解了,您就是这一切,您就是这宇宙,您是创物者也是被创者,您是这能见也是这所见,所有的一切都是您,您是能知也是所知,离开了您,什么也都没有了。您无法被理解、追求或获得。您是这存在的本体,您是绝对的也是相对。在我们搜索这无始以来的每一时段,及千千万万的生生死死,您从未离开过我们,任何文字的形容都无法接近这份了解,任何言语都马上会产生出一个人为的概念,那就离您越来越远了。”

    “我感觉好似处在一种无法分别的状态,看到了这所有生命的源头。连喜悦,我知道都只是无常,也需要超越。慢慢的,我的喜悦趋于平淡,而我的意识和我的能知融合为一,没有任何的分别。我只有体会,没有思考。那是每一个念头之前最原始的能知。我身体内的每个细胞都活了起来。因了解了它本身具有的本性,了解了它是和佛母一体的,是绝对的。

    我的手开始打起手印,不断的打着各种我知道属于您,准提佛母的手印。我不知道为甚(什)么,但只是这样做着。在那时候,我就是您。这些手印都是非常的细致,需要手指头很纤细的动作。每一个动作,我了解着,都是您的一种表象。我知道您代表着智慧与慈悲的结合,溶于那没有分别的源头。缺一就无法显示整体。智慧需慈悲才能完整,反之亦然。这些手印使我内心充满了慈悲与了解,为所有因妄想与无知而困惑着的众生。”

    “时间缓缓的过去,我希望永远的与您合一,准提佛母,完完整整的合一。但或许是我的毅力不够强,而无法达成。别人告诉我,那天我全神贯注,没有间断的整整坐了八、九个小时。没有休息,没有吃午餐,直到有些好心人士,觉得我至少该吃点晚饭,我才被叫回现实来。我很惊讶,时间已过了那么久,我当时大概已经没有时间的观念。在晚餐及之后的讨论中,我感觉很难回到正常的意识。在首愚法师数度的催促下,我很平静的将当天发生的几个主要事件向大家做了一个很简略的报告。我主要提到首愚法师及二位法师们,他们的行为是如此的神圣对我产生如此的激励,他们的每一言每一行都充满了慈悲。这些话从我心中不假思索地流出。至于我个人的体验,这感受如此的深刻,不是言语可以形容的。从那天起,我的心有了一个重大的改变,这是很难描述的。佛母,从那天起,我学会了祈祷,那是我从来没有做过的。现在我的所祷都是很诚恳的,也使得我很接近您。虽然有许多难苦等在我眼前,我知道的很清楚,但,我已获得了勇气,不畏惧的决心,在我内心支持着我走过这现境,这世间。我是您的工具,存在的表徵(征)。安宁与平静地,我步上您导引的这条路,永远不变。”

    本文链接:与准提佛母的一段话

    上一篇:「今天」是我们拥有的唯一财富

    下一篇:《西方确指》撇脱怡悦、深潜不露是名持戒